当前位置:主页 > 马会脑筋急转弯白小姐 >

文章标题:需要一篇关于反腐败、贪污的文章

发布时间: 2019-08-09

  翻阅时下报刊,一些徇私枉法,疯狂敛财而沦为阶下囚的贪官污吏,在被审查期间往往不约而同地如此反思:本来是想做清官的,但经不住诱惑接受了第一次贿赂后,也就放松了警惕,一步步走向了堕落。

  显然,那些受党教育多年,身居显赫高位去胆敢以身试法的贪官,断不是东窗事发后一句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就可以轻飘飘搪塞过关的。然而究其蜕化变质的轨迹,倒也确是由那第一次的思想松懈起步的。很多私欲膨胀而毁于贪欲的“人民公仆”在铁窗内回首自我毁灭的过程时,常常因“一个不慎,满盘皆输”而泪涕横流,痛不欲生。这的确值得人们深思。

  宋代哲学家王廷相讲过这样一个寓言:轿夫穿着新鞋进城,始而小心翼翼,生怕弄脏新鞋,后来一分心踩进水塘,由此便高一脚低一脚地踩过去,再也无所顾忌了。轿夫行路有个警惕第一脚的问题,为官行政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?有些领导干部上任伊始抱负尚存,口碑尚可,一旦下水湿了第一脚后,便“进臭久闻不知其臭”,甚至“破罐破摔”,在毁灭泥潭中越陷越深,以至不能自拔。此类教训举不胜举,是足以令每一个有职有权者惊醒的。

  谨防“湿第一脚”,除了各级干部从严自律,洁身自好外,更重要的还在于建立健全有力的约束和监督机制。惟有如此,方能真正震慑那些心存邪念和侥幸的意志薄弱者,使其“有此贼心,无此贼胆”;也才能从根本上保证绝大多数执掌权力者清正廉洁,“常在河边走,就是不湿鞋”。

  而公平公正跟廉洁是有连带关系的。公平是大家都明白的,无非是指办事无私心,处理事件不偏心,以规章制度为准则,坚决按照规章制度的要求办事,不徇私舞弊,即所谓的“公道自在人心”;但是一个人必须要有廉洁,才会公平;反过来说,如果心存贪污,那什么公平都没有了。

  例如一个做官的人,如果能够做到廉洁不贪污,当然他处事就能够公平;要是换一个贪污的人,所谓“有钱得生,无钱得死”,那里会公平?说到贪污,其实并不是只有“吃钱”叫贪污,凭自己的感情用事,也是贪污;比方说:我有权力,对于跟我有感情我喜欢的人,我可以利用我的权力,随便给他好处;要是跟我没有感情或者我所讨厌的人,我就对他刻薄,吹毛求疵,应该给的也不给他;这虽然不是金钱的贪污,却是感情的贪污。一个廉洁的官员,必须摒除内外的污点,才能做到清清白白,公公正正。

  无欲则刚,只有廉洁才能秉公办事,秉公办事才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。廉洁奉公最主要的收益就是赢得民心。民心不可违,百姓不可欺,不如此,何以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。为官之道在于廉洁奉公。“公生明,廉生威”是为殷鉴。对于做官的人而言,廉洁奉公是为官之道中极其重要的谋略。

  清嘉庆二十五年(1820年),林则徐被任命为江南监察御史,巡视江南各地。他到澎湖群岛寓所刚歇下,有个自称“花农”的人献上一盆玫瑰花,还说是要请林大人换个大盆栽花。林则徐心知有异,一脚踢翻花盆,盆里现出一个红包。包里是一只足有半斤重的金老鼠和一纸信笺,笺上写着:“林大人亲收,张保敬献。”林则徐当场将张保行贿的金老鼠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道光十九年(1839年),林则徐赴广州查禁鸦片。5月间,英国商务代表义律请林则徐到他的私邸参加宴会,并将一只精致方盒捧送给林则徐:“请大人笑纳我们的小小见面礼。”林则徐接过来打开一看,大红软缎衬垫上放着一套鸦片烟具:白金烟管,秋鱼骨烟嘴,钻石烟斗,旁边是一盏巧雅孔明灯和一把金簪,光彩夺目,起码值10万英镑。林则徐道:“义律先生,本部堂奉皇上旨意,到广州肃清烟毒。这套烟具属于违禁品,本当没收,但两国交往,友谊为重,请阁下将烟具带回贵国,存入皇家博物馆当展品吧!”义律被讽刺得无地自容,只好将礼品收回。

  林则徐1820年赴湖北接任时,由襄阳发出《传牌》,云:“伙食一切,亦已自行买备,沿途无须致送下程酒食等物。所属官员,只在本境码头接见,毋庸远迎。”1830年他离京赴粤查禁鸦片,行前,从良乡县向广东省发出《传牌》,云:“此行并无随带官员供事书吏”,“并无前站后站之人”,“所有尖宿公馆,只用家常饭菜,不必备办整桌酒席,尤不得用燕窝烧烤,以节糜费。此非客气,切勿故违。至随身丁弁人夫,不许暗受分毫站规、门包等项。需索者即需扭禀,私送者定行特参。言出法随,奇人中特01416,各宜懔遵毋违。”

  从《传牌》令可看出,林则徐升任出差途中,一不准下属远迎:二不准摆酒席;三不准索贿受贿。林则徐这种廉洁正派的作风,确实值得称道。他是一位鸦片战争时期的民族英雄,而他那种堂堂正正做人的品格和廉洁正派的作风,更值得后人久久怀念。

  海瑞(1514-1587),字汝贤,号刚峰,广东琼山人,回族。明嘉靖举人,历任淳安、兴国知县,户部主事、吏部右侍郎、应天府巡抚、南京右佥都御史等职。

  明朝嘉靖年间,社会风气腐败。达官贵人经州过县,除了酒肉招待之外,还要送上厚礼。那礼帖上写的是“白米多少石”、“黄米多少石”。但其实,这“白米”、“黄米”都是隐语,指的是白银多少两、黄金多少两。这样的风气蔓延开来,连一些公子衙内路过,地方也要隆重接待。

  一天,总督胡宗宪的儿子,带着一队人马来到淳安。驿站官员不知道来者是谁,接待上稍有怠慢,惹得大怒,当场命令家丁,把驿吏五花大绑,吊在树上,用皮鞭狠狠抽打。淳安知县海瑞听说后,马上赶到驿站,见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如此无法无天之举,顿时义愤填膺。他大喝一声:“住手!”立即命令给驿吏松绑。的手下见“半路杀出了程咬金”,呼啦一下把海瑞团团围了起来。趾高气扬,挥着马鞭,说:“你知道大爷是谁吗?”

  海瑞理直气壮、义正辞严,指斥道:“不管你是谁,都不准在我管辖的地方胡作非为!”

  海瑞一听,心中早已有谱。他冷冷一笑,说:“哼,以往胡大人来此巡查,命令所有地方一律不得铺张。今天看你们如此行装威盛,如此胡作非为,显然不是什么胡大人的公子,定是假冒的!”说时迟那时快,海瑞挥手喝令将捉下,驱逐出境,并把他沿途勒索的金银财物统统充公。

  事后,海瑞马上给胡宗宪修书一封,一本正经地禀告说:“有人自称胡家公子沿途仗势欺民。海瑞想胡公必无此子,显系假冒。为免其败坏总督清名,我已没收其金银,并将之驱逐出境。”

  胡宗宪是一代抗倭名将,他收到信后并不怪罪海瑞。就这样,海瑞巧妙地制服了的巧取豪夺。

  “不吐刚茹柔”,意思是不吐出硬的、吃下软的。它高度评价了海瑞不吃软怕硬的硬骨头精神。

  包拯(999-1062),字希仁,安徽庐州人。北宋天圣进士,先后任天长县令、权开封府、监察御史、龙图阁直学士、枢密副使等职。人称“包青天”。

  事情发生在北宋皇佑二年闰十一月。宋仁宗下诏以三司使、户部侍郎张尧佐为宣徽南院使、淮康军节度使、景灵宫使。张尧佐是张贵妃之父张尧封的堂兄。张贵妃受到宋仁宗宠爱,张尧佐也就青云直上。

  包拯时任监察御史,负责对皇帝百官的纠弹。他认为宋仁宗一再超擢张尧佐,任人唯亲,不合大宋法度。他上疏指出宋仁宗提拔张尧佐是错误的,并分析其背景是后宫干政、个别大臣曲意奉迎。包拯此举如天惊石破,激起了一片称赞,大臣们纷纷上书反对任命张尧佐。面对强大的舆论,宋仁宗只好收回成命。

  转眼到了第二年正月,宋仁宗经不住张贵妃的一再请求,再次下旨擢升张尧佐。包拯不顾再次触犯宋仁宗和张贵妃,又一次挺身直谏。

  张尧佐见包拯等人言辞激烈,感到众怒难犯,当即表示不接受委任。于是,宋仁宗也就顺势下台了。

  可是张贵妃却老大不高兴,一再在仁宗耳边吹风。这年八月,宋仁宗金殿早朝,张贵妃特意送到宫门口,抚着仁宗的后背,柔声说:“官家今日不要忘了封宣徽使之事啊。”

  金殿之上,宋仁宗果然又一次降旨。可御旨一下,包拯马上上奏。这一回,宋仁宗打定主意,坚持己见,说:“张尧佐并无大过,可以擢升。”

  包拯谏驳道:“各地官吏违法征收赋税,闹得民怨纷纷。张尧佐身为主管,怎说是无大过呢?”

  宋仁宗叹了口气,婉转说道:“这已是第三次下旨任命了。朕既贵为天子,难道擢任一个人就这么不容易?”

  包拯闻言直趋御座,高声说道:“难道陛下愿意不顾民心向背么?臣既为谏官,岂能自顾安危而不据理力争!”张尧佐站在一旁,听得心惊肉跳。

  宋仁宗见包拯这么执着,众大臣又纷纷襄赞,而自己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反驳,心里非常生气,一甩手回到宫里。

  张贵妃早已派人在打探消息,知道又是包拯犯颜直谏,惹得仁宗下不了台,所以等仁宗一回来,她马上迎上前去谢罪。

  宋仁宗余怒未消,举袖擦脸,说:“包拯说话,唾沫直溅到朕的脸上!你只知道宣徽使、宣徽使,就不知道包拯他还在当御史!”

  在中国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消息:某个官员出事了,一查就发现贪污了好几个亿,某个贪官动不动就把上亿的银子卷走逃到国外,等等。

  我有点小人之心,希望德国也发生类似的事情,以此证明一个道理:是人就贪,甭管什么体制。高兴的是德国还真有贪污的官员,遗憾的是德国官员贪污的数额太小了,对我们的官员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。

  为了搜集德国官员贪污的劣迹,我在德国留学期间天天看报纸,天天上网搜。这不,还真让我“逮住”几个了:

  德国前经济部部长莫勒曼的小舅子是做建材生意的。莫勒曼为了给其推销建材,用经济部的一张信笺纸写了一封推荐信。这件事情被媒体发现了,于是媒体质疑莫勒曼动用政府的公信力来为亲戚谋私。有的媒体甚至质问:信笺纸的价值虽然不高,但那也是国家资产!在媒体的狂轰滥炸下,莫勒曼很快辞职。

  德国联邦银行的一个行长到奥地利度假,旅馆老板知道他的身份后主动表示,让他免费住两个晚上。这么一件小事情也竟然被媒体知道。此君很不走运,也立即以辞职来了结。其原因是,国家公职人员占私人的便宜,今后很可能会为其谋私。

 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前往西班牙参加公务活动,让其夫人随同前往。媒体很快对这件事情进行报道并质疑:只有总理可以享受政府的公务飞机,夫人怎么可以乘坐公务飞机呢?施罗德只好为其夫人补交了3700欧元。为此施罗德心疼了好几天,因为他自己因为离婚两次而成了困难户,在首都柏林都只能租一个两居室的房子,在公务活动之余只能开自己老的掉牙的大众牌汽车。从此以后,施罗德痛下决心,但凡出国都让妻子坐普通的民航班机随后过来。

  这些消息对我来说太不过瘾了,与中国广大的官员对比起来只能算鸡毛蒜皮的小事。那么,德国官员为什么只能干点小贪污的事情呢?

  记得在国内工作的时候经常接待德国的政府代表团。经常陪同他们去全国各地旅游参观。外地的导游都不太乐意接待他们,为什么呢?因为这种人太穷,到旅游景点基本上不购物。看到导游拉得长长的的脸,我只好向他们赔不是并保证:今后一定带好的团过来。

  我在多特蒙德的一个好朋友格贝尔在一家药厂做高层管理工作,他的夫人在市政府工作。我在他们家里住了一个星期,临别时出于礼貌邀请他们去中国旅游。他的夫人对我说:“这要看我先生是否愿意出钱了,因为我自己没有太多的钱。”德国很多家庭夫妻收入各自保管,支出实行AA制。如果格贝尔不资助的话,他夫人就没有办法来中国旅游。

  所谓的高薪养廉在德国只是一个传说而已,因为德国的公务员收入只能算是中等水平。我在德国联邦统计局实习期间有机会看到了公务员的工资收入表,他们局级、处级官员的工资也就3000欧元左右,也不过是公司中级职员的水平。为什么公务员的收入不高呢?原因是公务员群体都没有太大本事,有能力的人都去做企业了。

  由于他们的收入这么低,一定也想弄点灰色收入,这毫无疑问。可是这对他们来说风险太大了,只要一伸手就肯定被捉,因为德国的媒体太厉害了,可以用无孔不入来形容,什么官员犯事都敢报道。如果一经媒体发现,这个人的一生就算完蛋了,第一是丢了工作,其次是今后没有任何工作可以做,第三是可能要进班房。

  造成德国官员普遍贫穷的根本原因还不是媒体的有效监督,而是他们掌握的资源太少了。他们没有一签字就可以支出几千或几万欧元的权力,因为每笔支出都必须经过议会的授权、批准和监督。我估计德国官员都恨祖宗没有把自己生在中国。记得一次我率领一个城市的政府招商引资团去德国,中国的官员问德国的市长:“您能否把德国的企业带到中国投资?”市长回答:“我可以把您的消息发给企业,但是企业不见得会听我的”。中国的官员很不解:企业怎么会不听市长的话呢?

  反观中国的书记、市长、县长,不仅可以调动政府资源,还可以调动企业资源。他们手中的资源太大了,大得不由让人心动。这好比一个藏宝室的管理员,他看管的是价值连城的珍宝。绝妙的是就他一个人看管,而且没有人来监督。如果他不想据为己有就太不正常了。


正版数码挂牌挂| 开一肖一码齐齐发六| 一肖一码期期准免费| 王中王免费提供铁算盘| 白小组中特开奖结果| 财神资讯网开奖结果| 管家婆心水论坛特码| 香港挂牌全篇| 特区总站流畅开奖记录| 创富论坛观音心水论坛|